首页>> 信息正文

杨巨奎|龟龄集制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时间:2016年05月03日来源:互联网作者:李磊明编辑:feiyi

中医巨子·国药传奇

——记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杨巨奎先生

 

杨巨奎|龟龄集制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知道杨巨奎老先生,是在2010年9月。当时,太谷县新闻办主任杨巨茂,邀请我参加太谷国际形意拳交流大赛的新闻发布会。我是《天下山西名人》的特约记者,想顺便采访太谷的名人大家。同行的山西交通广播的丁建勤先生,知道了我的想法,对我说:“太谷的名人,非杨巨奎莫属。杨巨奎先生,那是咱山西的国宝。”

    我惭愧于自己的孤陋寡闻。回到太原,就上网查找杨老先生的资料。一查更让我惶恐异常:他是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龟龄集传统制作技艺的传承人,中国著名药酒品牌——龟龄集酒的研发者,美国南加州大学药学博士、客座教授,叶剑英、徐向前、粟裕、杨成武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健康顾问。他参加了1978年召开的第一届全国科学技术大会,曾为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原德国总理科尔等中外名人政要组方遣药,曾获晋商国际联合会颁发的“晋商终身荣誉奖”。他,不仅是一个中医巨子,更代表了一个传奇:一个中华老字号的传奇,一个国药品牌的传奇。

 

 

    杨巨奎生于1933年10月,祖上是中医世家。他有个叔父,名叫杨致全,是中共地下党员。杨巨奎13岁的时候,杨致全找到曾任八路军129师386旅特工站站长的杨毓贤,请他把自己的侄子送到设在武乡八路军总部的太行中学上学。当时杨毓贤已转任华北财经办事处军工组秘书,考虑到杨家的中医背景以及解放后中医人才的培养,就把杨巨奎介绍到太原当时的中医老字号“体全堂”,跟随著名老中医韩玉辉学习中医。这样,杨巨奎就成了韩玉辉老先生的开门弟子。韩玉辉是傅山医学的传承人、山西四大名医之一、华北妇科大王,解放前南京国民政府曾派江南名医时逸人来山西,专门研究韩老医术,其著作《时氏中医丛书》,也包含着韩玉辉老先生医学的精华。太原解放后,韩玉辉发起组建联合诊所,后扩大为太原市第一中医联合医院,任院长,主要著作有《妇科挈要》、《妇科挈要补注》、《妇科学》、《解肝煎临床应用经验》等。韩玉辉的另一个弟子、杨巨奎的师弟王世民先生,是现在山西大名鼎鼎的中医专家周然的老师。

    1953年,山西省总工会的李水清部长和榆次专区统战部的王吉厚部长找到杨巨奎,对他说裴丽生省长想让他回太谷。他回太谷的主要任务,一是调查、收集、整理龟灵集、定坤丹的处方、工艺和制作流程,保护祖国中医文化遗产。二是调查中共地下党员杨梦兰被阎锡山杀害之事,找到告密杨梦兰的叛徒。杨梦兰是中共地下党员,是太谷中药名店广升远的龟龄集升炼师傅。他在潜心研究龟龄集升炼技术的同时,还承担着党组织交给他的三项秘密使命:妥善保存龟龄集和定坤丹的整套工艺流程;保证解放后接收的企业能够正常生产;向后方运送龟龄集和定坤丹等特种药品以及布匹、火柴等紧缺物资。1946年之后,中共中央一些领导同志所服用的龟龄集和定坤丹,都是通过设在太谷的地下党敌工站转送过去的。1949年由于叛徒告密,杨梦兰在太原被阎锡山匪帮活埋。

    杨巨奎回到太谷后,就进入广升远,筹建山西中药厂。一年后山西中药厂在广升远、广誉远和其他中药老字号的基础上合并建成,杨巨奎任厂长兼总工程师。在山西中药厂,他一方面潜心研究中医名药龟灵集、定坤丹,并积极发展生产,一方面秘密查找告密杨梦兰的叛徒。由于杨巨奎的严谨、认真和不懈努力,这两项工作都完成得很好。龟灵集、定坤丹的处方和工艺由杨巨奎定稿,进入国家档案馆。告密杨梦兰师傅的叛徒襄垣四也找到了充分的证据,受到了应得的惩处。

    杨巨奎不仅潜心发掘龟灵集、定坤丹的处方、工艺和流程,还不忘中医药事业的发扬光大。他不论是担任山西中药厂厂长,还是担任山西黄河中药有限公司董事长,都亲自参与新药研究,亲自参与制作工艺优化,其中现代龟龄集的制作工艺,是1975年由我国著名科学家华罗庚亲自到企业指导,采用优选法理论,由杨巨奎亲自出马进行优化,最大限度地确保了其产品功效、内在品质与生产效率的完美统一。后来,杨巨奎又与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张扬培教授一起,对龟龄集的药理和抗衰老作用,用现代科学理论和方法进行了证实。龟龄集酒更是1978年,杨巨奎先生以杏花村优质汾酒为酒基,以现代科学方法进行方剂组合、配伍,经独特工艺酿造而成的,堪称抗衰老、健体魄、补虚养颜、延年益寿的最佳高级滋补酒,深受国内外消费者的欢迎。

    杨巨奎是幸运的,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中国大地上,没有停止中医药研究的中医药专家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杨巨奎即是其中之一。其中,杨巨奎还利用其特殊的条件和地位,做了一些别人做不到也不敢做的大事,这些大事,都对保存和弘扬传统中医文化,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其中一件大事,是在“文化大革命”后期,1975年,杨巨奎在他主政的山西中药厂,邀请山西及省外的100多位中医名家,召开了中国当代名医座谈、研讨、献方会,收集各地名方偏方,为山西中药厂研发了不少中药新药。另一件大事,是通过山西省公安厅、司法厅、商业厅、工业厅的关系,把当时关押在山西长治大辛庄农场的“犯人”、日本天皇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解放后任中国卫生部高级研究员、比毛泽东主席工资还高(当时毛主席工资是400多元,他的工资是900多元)的比色剂专家、发酵药权威高俊德,请到山西中药厂。这两件事,当时成为挨批的罪证,后来却为他获得出席首届全国科学技术大会的入场券,赢得了不少分。

    说起这些往事,杨老先生感慨万端,给我们讲述了一段粟裕大将与龟龄集的真实故事。

    那是1978年,时任山西中药厂厂长的杨巨奎,去北京参加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受邀到粟老家中作客。席间,粟老声情并茂地回忆起一段发生在淮海战役前夕的真实故事。

    粟老说,淮海战役前夕,毛主席打来电话,要我去淮海前线指挥部。我说:“主席,我不能去。因为淮海战役决定着中国的前途命运,我怕担当不起这个重任。”主席不解地问:“你怕死吗?”我回答说:“主席,我跟你戎马半生,你是了解我的。可现在我腰酸背痛,肚子疼起来昏迷不醒,怕贻误战机呀!”主席听后哈哈大笑:“你的病,我是了解的。瞧!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药品,治你的病,没问题!”说罢,毛主席随手拿出几盒龟龄集交给我。我接受毛主席的指示,赶赴淮海前线。几个月后,淮海战役胜利结束,龟龄集吃完了,我的病也治好了。

这时,粟老对杨巨奎说:“我得益于龟龄集不浅啊!这么好的药,你们一定要多生产。要让更多的人能吃上好药,使我们的人民更健康长寿!”从此,粟老十分关心山西中药厂的发展。1980年3月,粟老为山西中药厂亲笔题词:“精益求精制良药,兢兢业业为人民”。

    上个世纪60年代初,聂荣臻同志身体不佳,曾派秘书找到杨巨奎,购买龟龄集。之后,中央军委又数次派人来买龟龄集。聂帅服用后,身体康健如初。他向杨巨奎提出一条建议:龟龄粉能否改为胶囊剂,一者服用时剂量更准确,二者防止药粉沾在牙齿上,影响牙龈细胞。据此,杨巨奎领导山西中药厂,进行技术攻关,将龟龄集由粉剂改为胶囊。

    1978年,叶剑英元帅接见杨巨奎时说:“小杨,你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同志,谢谢你。”并与杨巨奎厂长合影留念,为山西中药厂题写了厂名。

  杨老先生在山西中药厂,曾接待过朱德、陈毅、邓颖超、华国锋、谢觉哉、杨成武、班禅·额尔德尼、赵朴初以及哥斯达黎加总理、尼日利亚商业部长等中外政要和名人,他们都对龟灵集的神奇疗效赞不绝口,很多人还多次到山西中药厂购买龟龄集。

 

 

    杨巨奎老先生是一个传奇,而这个传奇的更深处,是一个中华老字号——广升远药店的传奇,是一个国药品牌——远字牌龟灵集和定坤丹的传奇。杨老先生退休前所在的山西中药厂,成立于1954年,是由太谷县的两家老字号药店广升远、广升誉合并而成,品牌名称广誉远。杨老先生从1953年进入广升远,一直到1997年12月退休,长达44年。他对山西中药厂的沧桑变化,了如指掌;他对山西中药厂的一草一木,情有独钟。他领导的山西中药厂,曾是全国十大中药企业之一。1989年,山西中药厂的主导产品龟灵集和定坤丹,最高产量分别达到372万瓶和369.94万盒。

    龟灵集的研制和流传,可以追溯到明代嘉靖年间。公元1522年,嘉靖皇帝少年亲政。他自幼体弱多病,29岁时竟然卧床不起。为了挽救社稷,朝廷下诏广征医方,以调养龙体,延续皇室血脉。时有邵元节、陶仲文两位著名方士,总结多年行医心得,以《云笈七笺》中的“老君益寿散”为基础,集纳众多滋补良药之所长,精心配伍、反复斟酌,制成益寿“仙丹”晋献朝廷。嘉靖皇帝服用后身体日臻强健,至50岁时精力益发旺盛,一连生下八个皇子,五位公主。于是龙颜大悦,将此丹奉为皇室至宝,御用圣药,并赐名“龟龄集”。

    据史料记载,两位方士因为献制龟龄集有功,深得圣上宠幸,被封为朝廷二品,位济三孤……当年监制龟龄集的医药总管陶仲文的义子告老还乡时,偷偷将处方带回祖籍山西太谷,在广盛号药铺制售,并作为珍贵的礼品馈赠亲友。从此,龟龄集便成了太谷县的名特产品。

    定坤丹始制于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当时太医院召集全国名医,修编《医宗金鉴》,同时拟出治疗宫女经血不调的药方,取名定坤丹,列为“宫帏圣药”。但因此药方不能外传,故《医宗金鉴》未收入。后来,太谷籍监察御史孙廷夔,因母病从太医院抄出此方,交其家庭药房保元堂配制,辗转为太谷广升远药店所获。从此,定坤丹在太谷传开,成为太谷县的又一独特中药产品。1916年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曾获得一等优质奖章,后来又获得“联合国第四届妇女大会妇科唯一指定保健中药称号”等多项荣誉。

    广盛号是广升远的前身,是山西中药厂的开山祖师。广盛号药店成立于嘉靖二十年(公元1541年)。史载,当时有个外地医生,人称“石先生”,行医于太谷,经常出入于官宦富裕之家。久而久之,医术日高,就医者日众,而积蓄也日多。于是开设“广盛号”药铺,地址在太谷城内西街钱市巷。由于医术高超,配药方便,所以名传全县。

    广盛号药店作为中国最早的民间药店,它比1669年创建的北京同仁堂以及1874年开张的胡庆余堂分别早128年和333年。曾与北京的同仁堂、杭州的胡庆余堂、广州的陈李济并誉为“清代四大药店”。

    龟灵集和定坤丹一直是皇室和民间同时享用的名药。在清代,自雍正以下,皇上均十分重视药饵的补益与调理。雍正虽然政务繁忙,但对龟龄集十分重视,经常亲自过问龟龄集的炮制、储存、赏赐情况。中国古代最长寿的帝王乾隆,更是对龟龄集赞赏有加,列为自己“不可一日不用”的六种补品之首,御批“甚好,足嘉也。”《中国长寿辞典》中收载40余种益寿内服方剂,龟龄集独占鳌头。难怪有人如此评价龟龄集:内服益寿谁第一,山西太谷“龟龄集”。

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南洋各地曾发生一种叫“疙瘩瘟”的流行病,用龟龄集治疗效果奇佳。由此,太谷龟龄集风靡***。

    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慈禧太后避乱西逃,一路上颠沛流离。行到山西太谷时,由于心力交瘁,一时妇科病发,痛苦不堪。太谷县令及时进奉两粒定坤丹,方才诸病痊愈,得以西行成功。慈禧感念此药功力不凡,为定坤丹御笔亲题“平安富贵”。

    据传,太平天国攻克南京之后,分兵北上,天王洪秀全命令其部将孙某在攻克山西时,要保护制造“定坤丹”和“龟龄集”的药店,并要将药店成员和设备全部迁移南京。后来太平军失败,孙某在未打到山西以前就阵亡了,以致南迁计划未能实现。

    民国四年(公元1915年),龟龄集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得一等优质奖章。自此,龟龄集和广升远药店在国内外名声大振。据1900年文献记载,广升远药店出口南洋一带的龟龄集每年高达4万瓶,占到总产量的80%以上。此后,龟龄集发扬光大,远销全球,享有“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龟龄集”的美誉,广升远也获得了丰厚利润,成为当时全国药业的一面旗帜。

 

    

    龟龄集和定坤丹为什么能有如此奇效,在近500年的岁月里备受皇室和民间青睐呢?杨老先生如数家珍,为我们娓娓而谈:

    众所周知,中药方剂都是以丸、散、膏、丹、汤、饮命名,而以“集”字命名的只有龟龄集。这个“集”字便是“集天下之大成”的意思。取名“龟龄集”,意为像灵龟一样长生不老。

    龟龄集之所以疗效卓越,是因其药物特异,处方严谨,配方珍奇,炮制组合奇妙,升炼技术精湛,工艺独特。其处方中有天上飞的(蜻蜓、雀脑)、海里游的(海龙、海马)、地上跑的(鹿茸),还有人参、地黄、苁蓉、枸杞、淫羊藿等二十多种名贵药材。它不仅用料讲究,质量上乘,炮制方法更是奥妙无穷,每种原料的制法都别具一格。例如:鹿茸在一般药中均用黄酒炮制,而配制龟龄集时则必须用陈醋炮制。公丁香要用花椒水炮制,并炒至蒂头出现白点为止。淫羊藿要用牛奶浸泡后,经过九蒸九晒的过程。在制备过程中,所需辅料除了陈醋、花椒水、牛奶外,还有黄酒、蜂蜜、姜汁等多种,制备工艺有煮、薰、爆、土埋、露夜等81道工序。既保留了“炉鼎升炼”等道家传统技艺,又融汇了现代科学技术,是国内罕见、精湛的制备工艺之一。

    龟龄集作为中药复方升炼剂的代表,同其它丹药一样,都有一个炉鼎升炼的过程。一般的中药复方升炼剂,用于升炼的炉鼎多为普通金属器皿,而龟龄集的升炼却一直强调使用贵金属----银。这一要求,也体现了龟龄集缜密的组方理论和严格的工艺要求。

  首先,作为道家思想的产物,龟龄集全面体现了阴阳五行学说的精髓。通过用银器升炼的方法,结合烧炭法、火燔法、水浴法等对药物的炮制过程,直接应对五行的“木、火、土、金、水”,不仅使药物的作用归属于五脏,而且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相互平衡的理论,整个处方得到水火既济之妙。

    银器具有非凡的杀菌能力。据测定,一公升水中,只要含有一千亿分之二克银离子,便能将水中的细菌全部杀死。难怪有人将银誉为“永久性杀菌剂”。龟龄集产生的时代,还没有完善的灭菌设备,通过银锅的升炼,能有效杀死药品中的细菌,确保用药安全,并且可使药品长久保存。

  定坤丹在组方上也非同一般,它既用“人参”,又用“五灵脂”。从中药配伍禁忌来说,这两药属于“相畏”,不能一起使用。但定坤丹把它们用在一起,在数百年的临床实践中,从未发生任何事故,甚至不良反应。这不仅是定坤丹的一个非凡之处,也为深度探索传统中医药理论提供了实践证据。

 

 

    1997年12月,66岁的杨巨奎卸任山西中药厂厂长。他没有像常人一样“安享晚年”,而是怀着对祖国中医药事业的执著追求,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1998年春,他筹集60万元创办了山西黄河中药有限公司。他的梦想是:延伸太谷500年中医药传统,携手同仁,争创国家级“中医中药养生基地”,把太谷打造成中国的“药谷”。

    山西黄河中药有限公司的发展也是充满曲折。起初由于资金、人才和产品不到位,杨巨奎只能从对外加工起步,为日本明和株式会社开发杨博士健康发泡酒,换取外汇作为企业发展基金。后来,随着一批批新药的推出,一个个品牌的打响,黄河中药有限公司开始了“转型”:从“上门找资金”变成“资金找上门”。晋中市支持发展基金、银行系统贷款等先后有3200万元注入到位,为杨巨奎继续研发尖端产品提供了保证。2002年后,他又研发了抗癌新药“颐圣复方斑蝥胶囊”、化疗后的康复剂“颐圣益康胶囊”等品种,受到市场欢迎。      

    与此同时,杨巨奎又与香港力可生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钟志孟合作,成立山西中远威药业有限公司,开发新药“力可栓胶囊”,后改为“溶栓胶囊”。这两大企业已成为带动太谷医药园区发展壮大的支柱企业。几年来,他们先后解决离退休人员、农村闲散人员和下岗工人300余人,年支付工资达200余万元,并已为国家上缴税款8000多万元。

    2003年1月,黄河中药全面通过国家GMP认证,公司被山西省科学技术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同年成立了山西黄河中药有限公司研究所,再次研发“中华龙宝”、“中华坤宝”、颐春宝“等13种治疗和保健新药,9种被国家卫生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为国家级新药,5种被香港李嘉诚医院列入首选药物,其中“脂脉康胶囊”被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认定为高新产品。企业连续被银行系统评为“AAA”级企业。2007年4月,杨巨奎被确定为山西省委联系的高级专家。

    他的工作不仅于此。近年,他根据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弟弟溥杰提供的御酒秘方,研制出具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功效的“延龄御酒”,溥杰品尝后赞赏备至,亲书酒名、厂名,并送杨巨奎“歧黄济世,和缓延龄”八个大字。现在,“延龄御酒”和杨老先前开发的“龟灵御酒”被晋中市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已经小批量生产,造福人类。

    他一生收集各种动物、植物和矿物的中药材真伪标本1000余种,完成了中药博物馆的筹建和展示,并被山西省文化厅正式批准。他还与山西农业大学合作,引进赛加羚羊,开展羚羊角药用价值的研究,进行与山羊杂交的扶贫发展项目。

他忧于化学农药污染环境、诱发疾病,历时13年,与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农科院生防所合作,组建了山西科谷生物化工有限公司,进行生物农药开发。目前,“苏云金杆菌”和“白僵菌”已被农业部正式批准为生物农药,部分产品已投放市场,该公司也成为国内首家获得“白僵菌”生产许可的企业。

    他为太谷“天山斗食品有限公司”立方开发的“阿胶枣”获得了好评,成为该公司推向市场的大宗产品。他为中国长寿学会下属的“保定醉侯春酒厂”献方研发了保健药酒四种,为中国保健酒行业再添新品。他还为1000多名疑难杂症患者施药治疗,特别是在育龄期的不孕症研究上取得了新的进展,使用中药制剂使不少不孕者有了生育能力。现在,杨老先生还与省政协副主席周然、山西省中医学院共同撰写《山西中医药史》等巨著,杨老先生以78岁的高龄,还在与时间赛跑……

    记者年前曾两次前往黄河中药有限公司采访,都因杨老实在太忙而未能见面。看着杨老办公室挂着的与叶帅的合影和华国锋、陈立夫等诸多名人的题词,以及不计其数的中草药标本,听着工作人员介绍的杨老“做名医,存仁义;勤古训,学众艺;崇科技,惟博技;深研究,报天地。”的自训,品味着杨老以八味中药名联成的带有座佑铭性质的对联——“苁蓉处世金樱子炒没药认真细辛,厚朴特人白头翁制乌药长存远志。”真为没见到杨老而遗憾。杨老先生的儿子对记者说,父亲年事已高,而劳作不缀,只为了能在有生之年,为祖国的中医药事业多做点事情,所以不想让媒体宣传,更不希望媒体炒作。这次能见到杨老并亲耳聆听他的教诲,感觉这是我在2011年的第一个好运。其实,只要杨老先生身体健康,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好运——我们都有可能在他的指导下健康长寿。我们希望这样的好运能延续永久!

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区学院路8号 电话:03545503866 邮编:030800 备案编号:晋ICP备10201225